口述:为了“忘年恋”丈夫宁肯净身出户

亿房生活频道  2014-05-08 09:53  新浪女性 
00 位网友发表评论

32岁的彤玫,和庆涛相识已有两年,可我今年初才得知此事,而且,告知我真相的居然是彤玫的前男友。这个喊我阿姨的小伙子,将他知道的一切都告诉了我。

口述:为了“忘年恋”丈夫宁肯净身出户

白手起家的日子虽苦,却充满相依为命的温暖

都说五十知天命,正值五十的我也该享受含饴弄孙的乐趣了,可我的婚姻却突然出现了变故,对我而言,这不啻于一声惊天响雷。二十多年的婚姻生活,原本还算安宁幸福,谁想到都这把岁数了,丈夫竟然玩起了“忘年恋”。

我和庆涛(化名)从小是在一个家属院长大的。我们住的是排房,我家的后窗正对着庆涛家的院门,每天上学或者玩耍,庆涛只需站在后窗下喊我一声就成。工作后,我俩在一个厂子,当时属于大集体,每月的工资才40多元。庆涛年轻时就有股闯劲,脑子也活络,他是我们厂第一个辞职单干的“领头人”。那个年代电子表特流行,庆涛由于钱不多,一次顶多批发十几块表,卖完了,再去进货。后来,厂子效益不好,我也辞职,跟着庆涛一起露天摆摊,卖过针织品、鞋袜、磁带,什么赚钱,我俩就卖什么。稍微有了些积蓄后,庆涛在泺口租了摊位卖服装,这才算有了遮风避雨的经营场所。

那段日子最苦,庆涛常去温州和广州进货,他一回来,我远远就看见他肩上扛着沉重的编织袋,那么大的个子,好像要被压弯似的。有一次,刚放下东西,庆涛还来不及喘口气,就大声嚷嚷着,“媳妇快弄点吃的,饿死了!”我赶紧转身进厨房做饭。庆涛端着一大碗面条,顾不得面热烫嘴,顷刻间,狼吞虎咽,吃得干干净净。我心疼地责备他,钱再紧也得填饱肚子呀!庆涛低着头,边吃边说,“外面的饭不好吃,又死贵。”我知道他对自己特别节俭,但对我却很大方,有时他去北京进货,特意跑到王府井买我最爱吃的果脯。好在有付出就有回报,我们的买卖越做越有起色。

女儿出生一年后,庆涛在大观园附近的黄金地段租了门头,开了一家服装专卖店。站在门窗洁净、装饰素雅的店铺里,真有种“鸟枪换炮”的感觉,这可是做梦都不敢有的奢望。庆涛却不满足现状,他常说,“我一个大爷们不能成天围着衣服转悠。”之后,庆涛和朋友合伙开了一家建材店,他更是忙得脚不沾地,也只有到了晚上,我和女儿才能看到他。一进家门,他先抱起女儿亲一口,然后再高高举过头顶,兴奋地说,“看见我这宝贝丫头,再累再苦也值!”用庆涛的话说,听着女儿惊喜的欢叫声,是他最幸福的时刻。白手起家的日子虽说艰辛,但和心爱的人在一起,那种相依为命的温暖让我感到无比舒畅。

丈夫的“忘年恋”搅乱了我原本平静的家

我之所以说曾经的往事,就是想告诉和彤玫(化名)一样的年轻女人,你们今天欣赏崇拜的老男人,他们也有窘迫潦倒的时候。32岁的彤玫,和庆涛相识已有两年,可我今年初才得知此事,而且,告知我真相的居然是彤玫的前男友。这个喊我阿姨的小伙子,将他知道的一切都告诉了我。临走时,小伙子愤愤不平地说,“彤玫嫌我浮躁,如果我到了你老公那岁数,也会沧桑沉稳,拥有财富的。”我脑子里一片混乱,不停地在想,这个女人只比我女儿大8岁,庆涛假如娶了她,我女儿该怎么称呼呢?

扪心自问,庆涛和别的女人都同居了,我还满以为婚姻固若金汤,说实话,我的确有点自欺欺人。庆涛在生意场上摸爬滚打这么多年,目睹一些男人在应酬场合左拥右抱的红颜,我对庆涛也有过疑心,但转念一想,有几个男人是动真格的,尤其像我们这类吃过苦的夫妻,那种情分甚至要超越父母亲情的。也怪我太信任庆涛了,他晚归,我从不“盘查”,因为他好面子,夫妻间信任最重要,可惜,我给他的信任过头了。

我不希望家庭破裂,自然不能堵死庆涛回头的路,更何况,我已经过了冲动发飙的年龄。我找彤玫的目的很明确,请她退出我的家庭。与这个几乎可以做我女儿的女人,面对面相视,我强压怒火,向她诉说了我和庆涛之间创业坎坷和建立家庭的艰辛,最后我问她,到底迷恋庆涛什么?然而,彤玫轻描淡写的回答让我十分诧异,不知是我思想保守,还是她太前卫,她说,“爱情和苦难的经历没关系,庆涛不爱你是现实,我迷恋他的成熟、智慧和阅历。”听听这论调,有了爱情就可以为所欲为吗?

“少转这些文艺词,你见过庆涛青涩莽撞、意志消沉时的懦弱吗?你以为爱情仅仅是崇拜吗?假如庆涛没有一定的物质、背景做基础,就是个一无所有的大叔,你会正眼瞅他吗?”彤玫听完我“连珠炮”似的质疑,愣怔片刻后,垂着眼皮说,“我没考虑那么多,我只珍惜眼下的爱情。”话已至此,多说似乎已无益。彤玫敢在我面前如此咄咄逼人,她背后不仅有庆涛强硬的支撑,也深知我为了婚姻不会轻易动粗撒泼。陡然间,我想起彤玫前男友临走时的那句话,顿感悲哀,年轻的男人和年老的女人最脆弱,前者因急躁肤浅,后者因青春已退,别人就可以扛着所谓的爱情大旗,将无辜的我们摧得落花流水。

50岁的男人选择净身出户,能有多少资本和精力重启人生

这把岁数遭遇丈夫的婚外情,我真是无可奈何哑巴吃黄连。面对庆涛,我要努力做出贤妻的宽容,但内心承受的是忍辱负重般的压抑;面对众人,我得装出家庭幸福的样子;面对父母和女儿,我更得顾全大局,隐瞒庆涛在外的勾当;如果他不按时回家,我会胡思乱想他和彤玫的不堪细节,彻夜难眠。我每天如履薄冰,这种度日如年的日子真能把人逼疯。

出乎意料的是,尽管我使出浑身解数来保卫婚姻,还是抵不过外面的激情吸引。近日,庆涛向我提出了离婚,而且声言自己净身出户。倘若说,庆涛起初各种理由的托词,我还能看到一丝希望,可他净身出户的要求让我倍感痛心,这是一种釜底抽薪的决裂。二十多年的夫妻感情,是物质财产所能了断的吗?我甚至不敢想象,50岁的男人选择净身出户,能有多少资本和精力重启人生?当你空空如也,那个年轻女人又有多少勇气能陪你白手起家?

我好话赖话说尽,可庆涛依旧顽固不化,而且,他已经将写好的离婚协议书放在书桌上。看我坚决不签字,他也不催逼,就这么彼此僵持着。我也摸不透庆涛的心思,他是在考量和彤玫的将来,还是念及多年的夫妻情分?熟知内情的密友都说我傻,“你有钱还怕过不好日子,别等哪天庆涛后悔了,再跟你分割财产。”话虽如此,可婚姻是亲情相连的实体,夫妻的关系是骨中骨、肉中肉的连接,岂是用钱就能一笔勾销的,况且,我风里雨里陪着庆涛吃苦受罪,养育小的,尊敬老的,全部心血放在家庭上,这把岁数还要遭受如此的劫难,这对我公平吗?

现在,我就想听听心理老师的建议,庆涛是个认准死理走到底的倔脾气,我不知道这样的人能否回心转意?如果真到了无法挽回的地步,我会立即签字,我不需要嗟来之食的婚姻,人在,心不在,同样是一种折磨。另外,我女儿年底要结婚,可这混乱复杂的关系,让我怎么和孩子交代呢?这是令我最揪心犯难的地方。

更多关于丈夫出轨忘年恋婚姻生活的新闻
   

武汉所谓最恐怖的安吉病院,还能更坑吗

12月最新电影观影指南

12月份上映的电影有哪些呢?这些大片你会去捧场吗? [详情]

12月12星座运势解析

马上就要跟2014年告别了。要以最好的姿态迎接2015年的到来哦。 [详情]

关于我们用户指南版权声明招聘信息联系我们
Copyright © 2013 FDC.COM.CN Inc. All rights Reserved. 武汉亿房信息股份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
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B2-20080036 Mailto:webmaster@fdc.com.cn
鄂

ICP证 010061 鄂ICP证010061 信息产业部备案
4201012050